凌海市 四会市 会泽县 防城港市 华蓥市 方正县 河北省 上思县 苏尼特右旗 鹿泉市 井研县 清水县 上思县 易门县 天津市 青冈县

北漂到中年:距女儿不回山东高考还差一个天津户口

发布: 2019-07-19
0
评论:0
标签:靠他 打地鼠赢红包棋牌游戏排行榜

“当然不是为了去吃包子听相声了,关键还是高考资源!”

作者 |  高龙

    我们问了32个到天津落户的人,四分之三是“北漂”。其中一个小伙说,“一线城市容不下肉体,三四线城市容不下灵魂,天津是肉体和灵魂可以兼顾的城市。”来源 / 我们视频

    刘超上午十点才从北京赶到天津市河西区行政许可服务中心,大楼外广场上,数百人排成长队,被圈在警戒线之内。眼前,不时有焦虑的人拿着手机联络、询问。

    这是5月22日,《天津市引进人才落户实施办法》出台已经八天。

    有人凌晨四点就赶来排队了。见队伍太长,刘超没有加入,只是站在一旁观望。一直等到下午一点,大厅里出来一个工作人员,刘超凑上去询问。对方一听他年龄超过四十岁,马上判断“不符合条件”。

    天津市河西区行政许可服务中心,集中门外排队等待落户的人们。来源 / 视觉中国

    三个小时等来这句话,老家山东烟台的刘超放弃了念想,一同放弃的,还有落户以后孩子可以面临的“相对轻松的高考竞争”。

    北漂多年,他本以为天津这次可以成为自己解决户口的一个出路,但很快发现这依旧是一扇很难推开的门。

    他只好悻悻返京,惊喜的波澜乍起乍平。

    现场的疑惑

    《天津市引进人才落户实施办法》规定,落户“全日制本科生一般不超过40周岁”。刘超满足学历型人才的条件,但一个礼拜后,就满41岁了。

    在现场,他遇到了从贵州大学毕业一年的小缪。他目前在天津一家小额信贷公司工作,未成家,没有子女上学的烦恼,但也想争取落户天津,“要不然,外地人总感觉没有归属感”。

    河西区这幢办公楼极少遇到这样热闹的场面。它周围是新开发区域,配套设施不足,最近的商店在一公里外。一些楼房中介在马路边散发楼盘宣传册,伺机销售。一位外地赶来的人抱怨,来天津办户口的人多,周边宾馆临时涨价了。

    排队人群旁边的一个公告栏上,贴着学位认证的标准格式。另一张纸上写着,“在津无产权房和无就业单位的来津人才,需在中国北方人才市场人才集体落户并存档。”

    每隔一会儿,工作人员从大厅出来回答相关问题时,周围立马会围拢大群人打听。

    “一定要本人来办,代理的不行。”工作人员出来这样喊。

    “为什么不早说?!”人群中有人愤懑地回应。他们在5 月22日领取的只是预约号,具体办理要等到6月2日。

    现场排队的人建起一个又一个微信群。其中一个群里,人们热烈讨论,试图厘清户口资格、档案、学籍和繁杂的申请入户程序。有人对政策的变化不定颇为忧虑,“一天一个样子,前面办的情况和后面的不一定一致。”有售楼中介在群里发起售楼广告,最大的卖点就是落户,宣称可免费办理购房资格。

    有人转了一个帖子说,“什么贡献都没给天津做,就想投个资,占个高考名额的,就别来凑热闹了。”高考正是刘超的忧虑之一。

    高考的选择

    刘超到北京快二十年了。他此前从事设计工作,在北京有很多朋友,也很适应一切,但没有北京户口。他的户口始终放在济南人才市场。多年前,刘超在北京买房,女儿上了学区的公立小学。

    这个四年级女生正学习书法和长笛。爸爸刘超狭小的工作室墙壁上,挂着她写的“中华瑰宝”条幅。女儿高考还很远,刘超已经隐隐开始忧虑。他当年以专业第一名考上大学。从惨烈的高考胜出后,他对这个高考大省竞争的残酷记忆深刻。

    女儿一直在北京上学,但将来要回山东老家参加高考,能否适应是个问题。更严重的是,刘超从几个朋友那里听到,小孩在学习中途返回户籍地,会面临交往问题。他一个朋友的孩子回到户籍地广东,无法适应粤语环境;另一个福建的朋友,孩子在初二回老家后,无法融入同学圈子。

    解决方案也有,就是让孩子上北京的国际学校,将来放弃高考,出国留学。这是更大胆的选择。刘超考察过一些国际学校,有的质量不错。学费一年七八万元,刘超能承受,但孩子是否要低龄出国,他心里没底。孩子回老家高考,是他“托底的路”。

    刘超生活殷实,但外地打拼的艰辛溢于言表。老家有人挣了钱,坐飞机来北京买衣服,买完就飞回去。他也设想过,也许在老家,自己会发展更好,“但在北京,小孩的见识会不一样”。

    发展的路径

    五年前,刘超辞掉了设计公司的工作,“太累”。“生活在三十岁后拐了一个大弯。”妻子在文章里这样描述他。

    “四十不改行”,刘超记着这句古训,但年迫四十时,他换了职业:玉雕。

    刘超对玉雕很感兴趣,去苏州跟随一个师傅学了三年。他用和田玉做的玉雕,每个卖一千元以上,每年能雕刻数十个。这也让他认识了在天津从事玉雕行业的朋友。他去过天津古玩城考察玉雕市场。他发现这门古老的技艺,在这个大城市濒临断代。年轻人愿意从事玉雕的很少,而老人渐渐干不动了。

    5月14日,《天津市引进人才落户实施办法》出台后,觉得自己能填补人才断档的刘超,想去天津发展并试试落户。被告知超龄时,他有些沮丧,但并不严重。毕竟,《天津市引进人才落户实施办法》有“创业型人才”的落户条款。条款写着,创业团队核心人才不受年龄限制,但“创业者累计缴纳个人所得税10万元以上”。刘超考虑过这条路径。只是他的玉雕生意要达到这个税额,需要很大的收入基数。

    赚钱对刘超来说固然重要,但他更在意的显然还是天津落户背后的高考红利。在微信朋友圈,他转发了一则评论,“为什么天津户口这么吸引人呢?当然不是为了去吃包子听相声了,关键还是高考资源。”评论下面,是一个中国高考难度分级榜,在这个民间榜单中,天津被列为高考“非常容易”。

    (应受访者要求,名字为化名)

    • 撰文 / 高龙 编辑 / 王怡波 运营编辑 / 洪雨晗 校对 / 阿犁 运营统筹 / 迦沐梓
    谷雨是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非虚构(Non-fiction)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盈利项目,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、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。寻找优秀的创作者,也寻找优秀的作品。